betway备用网址主办
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返回网站首页
menu
首 页
资讯
数据
政策
技术
咨询
项目
市场
专家
企业
会展
招聘
管理咨询
《中国煤化工》
menu
当前位置:首页>专家观点> 详细内容
被毁的龙脉、消失的煤老板,山西太原经济为何一地鸡毛
作者:陈亚辉 | 来源:搜狐城市 | 时间:2020-04-27

相比南方,中国北方城市的整体衰退已经无须辩驳。这种趋势,从一千多年前就开始显现,到了当下的中国,我们又重新经历了一次。但同样是衰退,有些城市要比别的城市衰退得更快,且几无还手之力,比如太原。

中国历史上,太原被称为“北京”的时间可比现在的北京早得多,且曾身负“龙兴之地”盛名的山西太原,豪横程度很长一段时期内是甚于北京的。但是这个曾汇聚全国大部分资金和以土豪遍地著称的地方,如今已沦落到中部六省省会末流。

这一切的发生有很多原因,让我们先从太原被毁掉的“龙脉”说起。

01、被毁掉的龙脉

太原所处的位置 来源:Google earth

公元960年,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逼迫7岁的柴宗训禅位,取代后周建立宋朝。随后,野心勃勃的赵匡胤、赵光义两兄弟开始东征西讨,试图恢复统一的中原王朝政权。宋军兵锋所指之处,各地割据政权几无太大抵抗,直到兵临晋阳城下。

当时,后汉刘崇在晋阳(今太原)称帝,史称“北汉”。面对赵氏兄弟大军压境,后汉选择“引狼拒虎”。以契丹人为后盾,后汉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宋军先后三次攻打北汉未果,耗费巨大。最终,在宋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五月甲申,赵光义攻破城门,北汉皇帝走出都城晋阳投降。

杀红眼的赵光义决定火烧晋阳城,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赵光义又下令决汾水、晋水冲灌晋阳城废墟,但似乎还不解恨。之后,赵光义征调数万人削平太原城北面的系舟山山头,此举被称作“拔龙角”。

龙角拔没拔掉不知道,但有着1476年历史的古城因此被毁,宋也如愿完成了统一。如此疯狂的举动除了泄愤之外,还为了毁掉太原城的“龙脉”,防止此地再出皇帝。而赵光义的担心,其实也不无道理。

太原,古称晋阳,素有“龙城”之称,当然不是李广的那个龙城,意为龙兴之城,也就是经常出皇帝的地方,最著名的当属李渊父子。

隋末,李渊、李世民从驻地太原起兵,统一全国,定都长安。因其驻地太原古时称唐国,所以李氏以“唐”为国号,之后,大唐发展成为中国古代盛世巅峰。虽未成为都城,但太原作为唐的龙兴之地却被封为“北都”、“北京”,与京都长安、东都洛阳齐名并称“三都”。

想必当年晋阳城中军民抵挡宋军之时,除了维护北汉政权的尊严,心中也装有几分大唐荣耀。

除了李唐,汉文帝刘恒、北齐文宣帝高洋及前文提到的北汉刘崇等都出自太原,而历史上的赵国、北齐、唐朝、北汉等朝代也在此地孕育。所以赵光义担心的“潜龙”之说并非捕风捉影,使之不惜削山以坏龙脉。当然,所谓的“龙脉”自然是不存在的,赵光义有机会学好地理就知道了。

太原及周边地形图 来源:Google earth

从地图上看,太原地处河东之地,东有太行、西望吕梁,完美辖制狭长的南北咽喉。北可防御蒙古高原的胡人,南可居高临下虎视中原,东出太行山隘口可威胁华北平原、席卷燕赵之地。这么说吧,太原的军事地位在中国历史上仅次于幽州(现北京一带)。

这样看来,许多王朝和政权兴兵于此也就不难理解了。大乱之时,太原不免屡为战火所累,终在宋初被战火所毁。稳定的统一王朝明到来之后,晋人开始转运,一跃成为全中国最有钱的人。

永乐年间明朝版图 来源:维基百科

大汉族沙文主义者和明粉夸赞明朝时候经常把“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挂在嘴边。诚然,明后期清朝前身政权金在东北兴起后,明朝国都北京确实直面金的威胁。而另一边,终整个大明一朝,西北的蒙古人都没消停过,明朝的边境线也不断南北来回移动,太原一定程度上就成了大明西侧的国门。

太原以北的国境线上,驻扎着庞大的边防军团。为保证军需供应,国家要往边境输送米、麦、豆、草等大量物资。如果靠政府运输,效率太过低下,这时官府就鼓励商人代为运输。为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商人运粮到前线后就可以获得“盐引”。

众所周知,盐为国家专营,自古便是如此。而拿到盐引的商人们就可以换盐出售,利润巨大。靠近边境线的山西人便得了地利之便,从此飞黄腾达,“晋商”由此进入鼎盛时期。之后,政府滥发盐引导致商人无利可图,晋商转而和蒙古、后金走私交易,做起了“国际贸易”。

明朝灭亡后,后金夺取天下建立清朝,晋商自然成了爱新觉罗家族的座上宾。靠地利起家的晋商开始靠着清朝给予的多项垄断特权进入躺着赚钱的阶段。随后,晋商更上一层楼,迎来了自己的极盛时代。

雍乾二十年(1755年),粮食大丰收,粮价大跌。一个从太原清徐县出走包头的小伙子秦肇庆看准时机,囤积大量黄豆等粮食,并在翌年出售大获其利。随即,他从祁县接回了因创业失败在家种地的乔贵发,后者正是当年自己在包头创业的前合伙人。

两人再次合作,在包头开创广盛公字号,后改为复盛公,其业务涵盖票号、钱庄、商号、当铺、茶庄、粮行等。很快,复盛公垄断了整个包头城的贸易金融,成为包头最古老的商号之一。

以秦肇庆为代表的秦家成为晋商中太原帮的代表。而乔贵发后来有个孙子叫乔致庸,乔致庸除了票号生意为人称道外,其修建的乔家大院到了现在仍闻名全国。

票号的兴起,是晋商进入顶峰的标志。之后,晋商的煊赫之名日盛,直至民国迅速衰落。

在整个晋商繁盛时期,包括太原在内的山西很多城市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是到了动乱时期,又迅速“千金散尽”,如此大开大合的“人生体验”,太原不是第一次经历,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

02、消失的煤老板

如前文所述,太原古时也称“北京”,战略地位也和北京极为相似。而到了现在,太原和北京又以另外一种方式联系在了一起。

在北京的房地产圈,温州人和山西人最受关注。温州炒房团闻名全国,而山西老板则以出手阔绰著称。坊间盛传,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中,山西人占40%,这个很难考证的数据自然存疑,但是山西老板的出手阔绰却是公认的。2005年时,潘石屹曾经问一个一口气买了SOHO中国12套房的山西老板买这么多房干什么用,对方称“先放着”。

这些北京房地产的大户们属于一个共同的群体——山西煤老板。而煤老板们的命运起伏则是太原以及山西经济发展的缩影。

中国是世界煤炭产量、消费量第一大国,而山西很长时期以来是中国第一产煤大省,直至2017年时把这个桂冠交到内蒙古手中。说山西遍地是煤毫不夸张,所以山西盛产煤的城市有很多,其中以大同、临汾、太原为代表。

和很多人印象不同的是,起初的煤老板和土豪并不划等号,甚至很可能“钱少、事多、没命花”。

建国之初,计划经济之下国家的能源产业均为国营。改革开放后,生产力开始急剧发展,能源需求也迅速飙升。

为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80年代末开始,国家鼓励山西做大煤炭产业,一时间几乎村村有矿,数量上万家。当时国营煤矿很难过活,只好承包给个体,最早的“煤老板”由此而生。

虽然成为“老板”,开始享受市场经济的红利,但当时的煤老板也并不比其它老板更“壕”,直到步入新世纪。

90年代之后,虽然煤炭行业市场化改革开始,但是国家还是会对电煤采取“指导价格”,所以虽然当时煤炭价格有所上涨,但涨幅并不大。直到2002年1月,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煤价翻着番地上涨。

2005年,政府正式宣布不再对电煤价格调控。“煤老板”再次重现当年晋商的疯狂,太原经济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期。

根据太原统计年鉴,太原煤炭投资由2002年的4.7亿元一路上涨到2008年的49.3亿元;第二产业占比从2002年的41.7%上涨到2007年的49.7%;从2002年到2007年,太原的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

但太原的高速增长并没有持续太久,6年的持续上涨放在整个中国都在极速狂飙的背景下,说是昙花一现也没太贬损它。

2008年9月8日7时58分,山西省襄汾县发生特别重大溃坝事故。事故造成277人死亡、4人失踪、3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达9619.2万元,事故之惨烈,震惊世界。而这次事故只是山西黑煤窑丛生、安全缺失的一次大爆发。

很快,以遏制矿难为由头的煤炭兼并整合旋即启动。2009年起,山西将年产30万吨及以下的煤矿全部淘汰,将主要煤炭开采权集中在七大国有煤炭企业,民营煤矿主们都不可逃避地失去了对煤矿的控制权。加上金融危机和煤炭产业本身产能过剩的影响,煤老板开始成为过去式,太原经济再次陷入低迷。

2009年,太原原煤产量下降14.7%,GDP增速骤降到2.5%。之后,太原与其它城市的差距越来越大,2013年时,太原GDP和同为中部城市的合肥相当,甚至略高于后者。2019年,太原GDP总量为4028.5亿元,不及合肥9409.4亿元的一半。太原垫底中部六省省会久矣。

红极一时的太原经历了又一次了大起大落,未来,太原还会有机会翻身吗?

03、太原路在何方?

宣誓带头人为耿彦波

2017年3月26日,在太原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耿彦波参加迎泽区全团会议时称:

“我们有着辉煌和光辉的历史,今天我们没有把太原的文化做到一个高度,我觉得作为太原的市长,不够格,非常惭愧……太原作为省会城市,没有一个像样的步行街,气质没有树起来,我们的文化旅游逐步被边缘化,在太原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晋祠一个景点。我作为太原政府的市长,非常惭愧。”

这个两度表达“非常惭愧”的太原原市长耿彦波以大拆大建闻名全国,被人称为“造城市长”。在煤炭产业衰落以后,耿彦波本人和他的前任都在寻找着古城太原的出路。

数据来源:太原市统计公报

太原布局较早且延续性较强的当属房地产业了。可以看到,在煤炭产业下滑明显的最初几年里,太原的房地产投资依然坚挺,一直在30%-40%徘徊。之后的几年,除2016年增速为负,其余年份都保持了较快增长,2009年之后,太原的房地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陡升。

2017年,太原房价破万,2018年5月9日,太原市因房价过高被住建部约谈,以房地产带动经济之路,太原走得相当曲折。

2013年2月8日,太原市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决定任命耿彦波为代理太原市市长。他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梦回龙城,再现历史辉煌”,没有人怀疑这句话,因为论造城,耿彦波是老手了。三天后的4月13日,耿彦波被选为太原市市长,再造太原由此开始。

2013年,总长49.28公里的太原市中环路全线通车,这是太原乃至山西省的第一条城市快速环路。太原正式告别平面交通,步入立体交通时代。

2013年8月,教场巷22号院工程师住宅、精营东边街17号院牺盟会旧址、教场巷6号和7号院等29处文物建筑、历史民居和文物保护单位集中修缮。

2014年,太原实施建设路、长风街、南沙河路快速化改造建设,完成全长21公里阳兴大道快速路建设,缩短了市县连接时空距离。

2015年,太原改造背街小巷,全线招标开工地铁2号线,并举全市之力推进城中村改造,推动54个城中村改造,47个村基本完成整村拆除,完成总拆迁量的88%,46个村启动安置房建设。

2016年,耿彦波在太原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完善快速路、主次干路和支路级配合理的路网体系,提高道路通达性和出行便利性。同时高标准推进地铁2号线建设,积极做好1号、3号线前期工作;坚持地上地下一体规划,同步完成解放路快速化改造。规划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加快建设海绵城市等。

根据太原市政府工作报告,2013年~2018年,太原市新建、改扩建主辅道路共计858条,平均一年改扩建143条道路。此外,在城中村改造中,据现有数据可查,太原市就有至少84个村被拆迁。

耿彦波像素级复制了自己在大同时的策略。

2015年之后,太原的GDP增速的确有较大的提升,且增速一度领先全国,但无奈历史欠账太多,迎头赶上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复建中的明太原县城

2019年1月,耿彦波卸任太原市长。耿彦波离开了,太原的发展还要继续。

纵观历史,太原曾经在极盛中衰落,也曾在毁灭后重生。在陆地经济向海洋经济转移的大潮下,这座跌宕千年的古城能否再续辉煌,让我们拭目以待。

资讯搜索
推荐资讯